“与中国有关”,白宫要求卫生部抗疫会议“加密”_疫情
原标题:“与我国有关”,白宫要求卫生部抗疫会议“加密”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自新冠疫情在美国迸发以来,特朗普政府因反响缓慢、信息紊乱饱尝外界诟病,以至于牵头抗疫的副总统彭斯一再叮咛官员要“统一口径”。 一片质疑声中,路透社3月11日又曝出新料:特朗普政府近两个月来,一向指令联邦卫生部分在小规模内举办疫情高层秘要会议,那些没有“安全答应”的政府官员、专家皆无法参加。至于为何要这么做,有知情人士泄漏,因为会议内容“与我国有关”。 对此,多名美国政府官员以为,这一失常行为造成了信息封闭,且阻止了政府对疫情的反响。 报导截图 路透社征引多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自1月中旬以来,部分官员在美国卫生与大众服务部(HHS)一个高度保安的会议室中,环绕新冠病毒感染规模、阻隔检疫和游览约束等问题进行了数十次秘要评论。 但是,包含来自政府部分的专家在内,一些要害人物却因没有得到安全答应无法参加这些会议,乃至一些视频电话会议也无法参加。 据了解会议的音讯人士表明,因为没有权限,即使是卫生与大众服务部职工,也常常无法得到有关新冠疫情开展的信息,而有人告知他,之所以会议被列为秘要,是因为内容“与我国有关”。 一名官员称,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SC)指令举办这些秘要会议,“指令直接来自白宫”。 另一名官员则表明,政府要求HHS高层会议保密,不是维护国家安全,而是要把信息操控在小圈子内,避免外泄,“这似乎是白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个东西,意图是把与会人数操控在很少的规模内。”这名官员称。 作为美国最重要的公共卫生部分,美国卫生与大众服务部监管着包含美国疾病操控和防备中心(CDC)等组织,白宫指令HHS会议内容保密,无疑约束了疫情信息的传达,乃至或许导致抗疫作业被耽搁。 一位在小布什年代处理公共卫生事件的官员以为,将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评论列入秘要是“不正常”的。 路透社的音讯源表明,因为这些会议是秘要的,他们不能对会议内容进行描绘。不过,这些匿名官员泄漏,HHS 的会议是在“灵敏信息阻隔设备(SCIF)”内进行的,与会者包含卫生与大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及其幕僚长哈里森(Brian Harrison)。 值得注意的是,SCIF通常被用于处理情报和军事要务,与会者无法将一般手机或电脑带进会场。卫生与大众服务部设有SCIF,是因为该部分在生物战或化学进犯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美国自新冠疫情迸发以来,先是试剂盒供给迟迟无法得到解决,这以后疾病操控和防备中心也因“数据禁绝”中止发布检测人数等重要数据,连最要害的确诊人数也严峻滞后,只能靠媒体依据各州数据手动核算。 另一方面,虽然领导疫情防控作业小组的副总统彭斯不止一次要求“统一口径”,但政府官员间说话前后“打脸”、联邦与地方政府彼此扯皮的状况仍屡次发作。 3月8日,美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责备美国正副总统说话彼此对立 种种操作,让外界遍及批判特朗普政府对新冠病毒的反响不行敏捷且缺少通明度,包含不让专家参加评论、对大众发布具误导性或不完整的信息。 关于路透社的报导,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回应中强调了美国政府的“通明度”,称政府关于疫情防控作业组的会议都没有保密,但他没有指出是哪些会议,又是否包含路透社提及的卫生与大众服务部会议。 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阿尔约特(John Ullyot)对路透社表明,从对新冠病毒做出反响的第一天起,委员会就“坚持活跃通明的准则”,他又宣称政府“减少了繁文缛节”,“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确立了维护美国人民的全球规范”。 美国卫生与大众服务部相同没有答复有关秘要会议的问题,但其发言人表明,该部分赞同抗疫作业组的会议不应该保密。而彭斯的新闻秘书凯蒂·米勒(Katie Miller)则称,副总统自被录用抗疫作业以来,从未要求会议在“灵敏信息阻隔设备”内进行,或将会议列为秘要。 米勒又对《纽约邮报》说,彭斯的确与其领导的作业组成员在白宫战情室内开会,但这些会议并非保密等级。不过报导中,她仍未提及卫生与大众服务部的保密会议是否事实,只说彭斯没有参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回来搜狐,检查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