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是永远不会走丢的 | 科幻小说_事情
原标题:猫是永远不会走丢的 | 科幻小说 本周的主题是「异世界」。科幻的魅力之一就是带读者走入不一样的世界,这样的世界也许在未来,也许在网络里,甚至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 沙陀王 | 正经工程师,持证小裁缝。代表作品《下山》《野蜂飞舞》《太阳照常升起》《千万亿光年之外》。 走失的猫 全文约3100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我是个程序员。 每天两点一线,除了工作就是在家,唯一擅长的事情就是写代码。 可有一天晚上,我在满天的星光下回到家,打开电脑,开始写爬虫程序。我要爬我女朋友所有的社交账号,还有所有跟她有过互动的社交账号。因为我想知道她究竟出了什么事。 她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我的消息。我跟她,已经失去联系好些天了。 我太迟钝了,也许是工作消磨了我对生活的敏锐,好多天了,我才终于发现有些事情不太对。 其实最先走失的,是我的猫。 它是一只银灰色的、八岁大的公猫。它叫波仔。 有一天它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先发现的人,居然是我的女朋友。 波仔是我买来的,也是我给它取的名字,每天铲屎喂食也是我,梳毛清洁也是我,但它好像跟我的女朋友更亲近。她一到我这里来,它就围着她走来走去,就好像她是一株会走路的猫草,身上有什么令它神魂颠倒的味道一样。每次她抚摸它的时候,它的咕哝声更大,也更响,就像是在向我示威。 有天晚上我下班回家,结果刚回到小区里就碰到了她,她打着手电筒,不住地叫着咪咪,看到我的时候,她当场崩溃,哭着告诉我说,波仔不见了。 我安慰她,说,有时候猫会藏起来,虽然怎么也找不到,可这不代表它不见了。但回家以后,我发现波仔好像真的不见了,那时候我的心一下就沉到了底。 我们在夜里毫无头绪地找寻走失的波仔,也许是因为自责,她一遍遍地跟我说:“一定是我收快递的时候开了门,它趁机溜出去了!”她一路都在不停地抽泣,我从来没见过她哭得这么伤心。说实话,我心里五味杂陈,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她。波仔是我一手养大的,从它只有巴掌大小,一直养到今天这样大,整整八年,突然就被她弄丢了,我能不生气吗?可眼看着她那么伤心,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只好不住地宽慰她。可如果波仔真的找不回来,我都不敢想象自己到底能不能原谅她。 半夜的时候我们又出去了一趟,一直走到筋疲力尽才回来。无论我们怎么呼唤,用它最喜欢的猫罐头和猫草来引诱它,这一切都没什么用。无论我们怎么找寻,都看不到波仔的身影,它就好像消失在空气里了一样。 后来我们打印了海报,在小区还有附近的地方都贴满了。但没有人联系我们,一个都没有。 在那之后,她连着好些天都没有出现过。而我每天木然地上下班,晚上就回到空空的房间里等待着,也不知道是等猫咪,还是等她回来。 那时候我以为她是内疚,自责,因为弄丢了波仔,所以不敢面对我,也不敢联系我。其实我也一直没跟她联系,我想,潜意识里我大概还是有些怪她的,怪她放走了波仔,那毕竟是我从小养到大的猫啊。我都不知道如果她真的联系了我,我该怎么面对她。 但是后来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头了。那时候我想,哪怕我再伤心,再生气,也不应该伤她的心。毕竟她也不是故意的。也许她忙,也许她有别的事情,也许她最近不想见到我。但我不应该无视她。 可我主动发她的那些消息她统统都没有回复,我去她住的地方找她,她从来都不在,我甚至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在躲着我。 我翻着她的社交账号,想要找出蛛丝马迹,可我发现她的动态全都停留在猫咪失踪的那一天,这时候我觉得事情不太对了。因为这简直太反常了。 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甚至发消息给她,说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我从来都没有生过她的气。即便之前的我只是为了哄她,可我现在的确真是这么想的,不过她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我知道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我甚至去了她住的地方等她,可等了好久都等不到人,那里面就好像没有住过人一样,夜里灯也从未亮过。我甚至去了她们公司找她,他们告诉我,她休假了。他们神态自然,看起来不像是在骗人。 但这个假期也太长了吧?而且他们那种毫不在意的态度也很怪异。也许她的确是度假去了,也许她知道我很爱波仔,所以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许她在逃避,可就算最初的沉默都可以理解,之后的渺无音信就实在令人费解了。 我给她发了那么多消息,她不应该也不可能毫无回应,单方面就切断了联系。 哪怕只是分手两个字,我都觉得可以理解和接受。 我觉得她失踪了,也许还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谁都不知道。我太担心了,甚至设想过好几种可怕的情形,也许她被拐卖了,或者被拉入了什么邪教,或者传销组织。我太担心她了,我就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当我报了案,对方听说了基本情况,看起来就有些敷衍,他说,也可能是出国了嘛,也可能暂时不太想跟人联系,这也是正常的。我知道,他们大概以为我们是情侣闹分手,以为我是被女朋友单方面拉黑了。 我猜到那次报案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亏我还特意请了假去报案。 那天晚上回家以后,我想了好多办法,但唯一一个可行的法子,只有靠我自己。我连夜写了程序,爬梳了一下她的社交账号,还有相关的有互动的数据。我甚至还尝试黑入交通系统的摄像头,用图像来搜索她最后出现的地方。我甚至还黑了出入境和火车飞机的客票系统。 我那时候想,这么一个大数据的社会,也许我找不到一只猫,可难道我还找不到一个人吗? 可所有的数据都让我不寒而栗。 首先,客票系统里没有她任何近期出行的痕迹。 其次,交通系统的摄像头,最后的镜头里,她从我家附近的路口消失后,在下一个本应该出现的路口却没有再次出现。 她是在这个城市里消失的,就在离我家两个路口的地方消失不见的。波仔已经走失了,恐怕很难找回来,可一个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就失去踪迹? 最后一点,也是最诡异的一点。在社交网络上,无论是她,还是跟她有互动连接的那些人,按照爬梳出来的定位结果,那些代表不同人定位的不同颜色的点,慢慢绘制出来的,都是一个个边缘重合的,几乎被不同颜色的点所涂满的实心正方形。 那些不同颜色的正方形重叠在一起,让我几乎窒息。 我不明白。 我真的不明白。 无论是她,还是所有跟她有互动的那些账号,他们曾经发出来的那些定位,在地图上近似重叠着,这跟时间无关,只跟他们的活动范围有关。 在我的显示器上,那些不同颜色的点按照时间的顺序,一遍遍地涂抹着,相互覆盖着,重叠出来的形状,这让我浑身发冷。 我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我只是直觉地感到害怕。 可我只是想要找到失踪的女友,仅此而已。 虽然已经是半夜,可我还是带着手电筒离开了家,就像是从电脑旁逃离一样。我心里乱糟糟的,木然地朝外走着,在自己也没察觉的时候,走向了地图上那些正方形定位点的边界上。 那时候我才突然发觉,好像我以前从来都没接近过那些地方,那个巨大正方形的边界。 接近那里时,我感到浑身烧灼,就像是发热一样滚烫。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我还是坚持朝着那里走去,因为我想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 在前进中的某一刻,我感到身体的震动,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贯穿了一样,突然之间,我所听到,看到,嗅到,感受到的一切,全都变了。 我仰起了头,周围不再是黑暗的公园深处,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房间。 我看着身后,那还是我熟悉的公园深处,黑暗,幽深,树影比我高一点。我又往前方看去,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房间,我身后的世界,那个我所熟悉,我从中走出的世界,和我眼前的这个世界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娃娃屋。 我看着那个庞大的房间,那些硕大无比的摆设,我看到了波仔,我甚至看到了我的女朋友。只是他们都巨大无比,像是杰克和豌豆里的巨人,像是一场噩梦。 我感到大地和空气的震动,我听到了她那熟悉的声音,“哇,波仔,妈妈度假那么久,你在玩具屋里玩得好吗?没有折磨玩具吧?有没有想念妈妈呀?” 波仔被抱起来的时候,看到了我,它的眼里放出光来,尾巴和胡子都抖动了起来,然后我看到波仔挣脱了她的手,笔直地朝我跑了过来。 地板剧烈地震动着,我几乎站立不稳。它朝我冲了过来,很快地,那个毛茸茸的爪子像是大山一样落了下来,每一根绒毛看起来都像是一根巨大的钢刺。 慌乱之中,我抬起头来,正好看到那只银灰色的爪子从我的头顶重重地落下来。 我浑身冰凉,就像是陷在噩梦中无法挣扎。 (完) 编者按:这是一个都市传奇故事。城市的边缘,镶嵌的世界,我们似乎能够想到关于悬念的一些解答,但是真相又像是在迷雾中,不可确定。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宇镭 题图 | 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